科普比做科学研究更难 从事农业37年59岁研究员将平台搬到抖音

“科普比做科学研究更难。” 从事农业37年,59岁研究员将平台搬到抖音

“科普真的已经到了必须要做的地步了。”

今年59岁的李文娟从事农业已有37年。 她所在的中国农业科学院的同事大多都很低调。 科学研究本来就是需要慢慢努力、耐得住寂寞的,从事农业研究更是如此。

随着退休的临近,李文娟意识到保持低调可能行不通。 在与年轻人交流时,她发现很多不应该是“问题”的农业“问题”如今却困扰着很多人。 40天后准备出栏的鸡需要注射激素吗? 有机蔬菜是完全无农药的吗?

半年多的时间里,她的抖音账号“李文娟农业科普”粉丝已增长至78万,点赞数超过472万。 在此期间,由于一些人根深蒂固的偏见,质疑和攻击时常发生。 最严重的时候,她非常沮丧,以至于停止了读书。 老朋友农民的肯定,让她重拾了信心。 他们说:“李老师,你是为我们农民说话的人。”

“揭露美丽的谎言”

李文娟被“骗”进科普。

2021年,她在农科院与几位90后年轻人聊天。 有人说,用来包蔬菜的胶带含有甲醛,必须把它切成碎片扔掉。 剩下的一半必须浸泡在盐、苏打水和面粉中,以洗去虫子和农药残留。

李文娟听后觉得可笑。 这不仅浪费了一半的菜品,而且另一半往往是叶子,在浸泡过程中叶子会不断吸收钠,摄入过多的钠会增加心血管系统的负担。 但老百姓都相信。 李文娟的婆婆已经80多岁了,洗菜时也习惯抓两把盐。

“不洗就吃的风险比这个小。” 在李文娟看来,这种洗菜方法充满了矛盾。 如果能把虫子洗掉,那么蔬菜上肯定就没有农药残留; 如果能把农药残留洗掉,那么食物里就绝对不会有虫子了。

“这不都是小儿科知识吗?” 李文娟在农业科学院从事科研工作已有37年。 她没想到,这些流传了多年的谣言,也会为眼前这些年轻人带来麻烦。 经过一番交流,他们干脆建议把这些闲聊拍下来拍成科普视频。 正好她的工作结束得早,还有时间,所以一时冲动就这么做了。 她想,玩得开心就好。 如果你能帮助别人,“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从11月份开始,李文娟开始在抖音账号“李文娟农科普”上分享一些农业知识。 她谈到了反季节草莓是否安全,并解释了为什么“用避孕药种黄瓜”等谣言并不可信。

李文娟说,黄瓜分为雄花和雌花。 在实际种植中,雄花的花粉往往无法到达雌花的雄蕊。 但黄瓜的特点是雌花可以单独结果。 为了让这种“单亲”黄瓜长得更好,菜农会在开花期给雌花施用一些植物生长调节剂。 该制剂的停药期只有5天,而且黄瓜成熟时已经降解,因此与避孕无关。 “其实很容易理解,吃了避孕药应该不会有什么结果吧?”

李文娟解释说,大多数传统黑黄瓜之所以顶花有刺,是因为没有授粉。

由于这种通俗易懂的解释,顶花黑黄瓜被重新命名。 但随着科普的深入,“质疑”也随之出现。

其中,就包括有机蔬菜。 李文娟解释说,有机种植还需要使用农药和化肥,加工时还要使用保湿剂和防腐剂,并不是大家理解的“纯天然”。 她第一次“戳穿美丽的谎言”,就受到了“一波骂”,而且她身边还有认识的人在卖有机产品,她对此很生气。 有同事直言:“你的科普挡住了别人的理财机会。”

之前谈很多话题,李文娟就已经预料到会被骂,但她觉得如果自己不说,错误的思想就会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一些白领和低收入的妈妈就会继续这样下去。为此花费不公正的钱。 。

然而,李文娟没想到,有时正是被忽视的“常识”,引发了巨大争议。

“消除不必要的恐惧”

鸡40天就被淘汰了,是因为生长激素吗? 相关内容在不少“爱心家庭”群体中走红。 去年12月21日,李文娟录制了一段视频,解释了此事。

她说,40天左右就能上市的鸡都是白羽鸡。 这是首次从国外引进的优质肉鸡。 只需40至42天即可长到2.8至3公斤,达到出栏标准。 正是因为白羽鸡的引进和优化以及配套养殖技术,泡椒凤爪、奥尔良烤翅、鸡胸肉等鸡肉产品广受欢迎,“让国人实现了吃的自由”鸡。”

科普农业知识_农业科普文章_科普农业文章怎么写

长期以来,我国白羽肉鸡来源一直依赖进口。 直到科研人员培育出家养白羽鸡,才取得突破。

本来是好事,但有网友并不买账,甚至升级为人身攻击,说她嘴歪,是念歪经的和尚。 “我为什么要这样骂她?” 李文娟已经停止更新近一个月了。

但那段时间,支持和喜欢这个视频的人数也随之增加。 截至目前,该视频已累计获得29.9万点赞。 很多粉丝也给她私信,安慰鼓励她,还经常催她更新。 同事们还告诉她,事实上,喜欢和支持这个帖子的人比侮辱她的人还要多。 同事的叔叔还专程到农科院来看望她。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村里很多人都是她的粉丝,“李老师,你为我们农民说话。”

李文娟有些惊讶。 也许他们只是想起了之前无意中说过的话,不要浪费粮食,农民种地不容易。

1985年,李文娟从中国人民大学毕业后进入农业科学院工作。 她跟随老同志在全国各地对粮、棉、油、糖等大宗农产品进行调研。 有一次,他们乘坐40多个小时的绿色列车进行小麦科研,从北京向西,经过甘肃、陕西等地,终于到达新疆。 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沙尘暴,整个车厢都摇晃起来。 风停了,我们稍微动了一下,却不料,一段铁轨被流沙覆盖了。 她在马车上等着清理流沙,双腿坐在那里都肿了。

这种奔跑与农民种植时的辛苦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亲身走进这些艰苦的环境,李文娟懂得了如何同情农民的劳动。 2022年元旦,她恢复抖音更新,重新开始农产品“辟谣”。

“(谣言)到底是在欺骗农民。” 提到热议的“药”沃柑,李文娟强调,沃柑的果皮本身含有厚厚的蜡质,可以保存一两个月。 如果使用防腐剂,应在来年春季出售。 为了杀菌、抑制细菌,很多冷库会释放微量的二氧化硫气体进行熏蒸,不会危害健康。 红富士苹果、超市里的进口香蕉,甚至中国出口欧美的荔枝,都是用这种方法保鲜的。

李文娟觉得,人们对食品生产过程和食品安全存在一些“不必要的恐惧”。 尤其是农药,“都被妖魔化了”。 李文娟说,很多人认为80、90年代的农药很好,像敌敌畏,一季喷一次农作物,但毒性很大,而且不可降解。 事实上,蔬菜拿到手上的时候,还是有残留的。 如今的农药已经更新迭代,“高效、低毒、半衰期短”。

她解释说,半衰期短意味着降解速度很快。 当暴露在阳光下时,它可能会在几个小时内发生光解而失效。 因此,可能需要注射10次,“但10次注射的毒性比30年前注射1次的毒性要小得多”。 有时在研究现场,她摘一个苹果或一个草莓,擦在上面直接吃。

“看到中国农业的进步”

自从做农业科普以来,李文娟更加关注网络上流传的农业内容。 她发现,很多误导人们的错误信息往往都有推销商品的目的。

有一次,她看到一个博主打扮成老农民的样子,手里拿着几个很小的土豆,说这些都是纯天然的土豆,是那些专家经过基因改造,把土豆做得这么大的。 可口。 李文娟看到土豆的叶子长得这么茂盛,很有可能是种子感染了病毒。 “如果我们国家几千亩土豆只生产几个小黑土豆,我们怎么有土豆吃呢?” 她感觉自己傻眼了。

在李文娟看来,做科普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比做科学研究困难得多。 做科研的时候,面对的是同行,大家的认知水平都在同一水平,所以沟通很容易。 但科普必须把学术语言翻译成白话,否则普通人听不懂。 “就算他们听懂了,也未必会相信,骂你。”

但不能忽视的是陌生人的善意和信任。

李文娟回忆,一段有关基因改造的视频发布后,有粉丝留言真诚表达感谢,称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 李文娟和同事们大为震惊。 他们没想到,有些人会因为各种与转基因无关的信息而焦虑得睡不着觉。 那一刻,她觉得即使是为了这些人,“骂也值得”。

还有一次,她收到了大凉山贫困县一位老师的私信。 老师要带领学生种菜,问她种什么菜比较好。 她向出生在广西山区的丈夫提起了这件事。 他回忆起初中时在学校种菜的情景。 当他们住在学校时,他们必须从家里带食物。 因此,这件事让李文娟特别关心,她录制了三个视频来回应并更新进展。 一家农业公司看到了这段视频,向学校捐赠了一卡车化肥。 “孩子们非常高兴。”

秋天开学的时候,李文娟就会看到一把小扇子。 这位大四学生在考研期间一直在看她的科普视频。 成功考入农科院分子育种专业后,他给她发私信,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她告诉年轻人:“作物科学研究所就在我们研究所大楼旁边,你来的时候,可以透过窗户互相看看。”

如今,面对负面评论,李文娟仍然会生气、委屈。 当她谈到会被骂的敏感话题时,她根本不看评论。 有时她也会反思,如果自己十年前甚至二十年前就开始做一些农业科普,现在大家的认识是不是会不一样呢?

幸运的是,现在还不算太晚。 李文娟半开玩笑地说,做科普最大的收获就是深入了解了移动互联网的生态和社会现象,“真是大开眼界”。 她早就听说过抖音,但一直没有关注过。 直到现在她成为了抖音博主,她才看到了抖音博主的繁荣和发展。

李文娟认为,自媒体时代也是科普的春天。 农科院已经开始号召科研人员兼职做科普。 她还鼓励周围的同事参与其中。 “这比那些冒充农民、抹黑中国农业的胡言乱语要好。” 益处。”

科普农业文章怎么写_农业科普文章_科普农业知识

李文娟说,“西红柿越来越没味道了”,因为我国引进了一批个头大、多汁的欧美品种。 随着中国研究人员破译番茄完整基因组序列图,他们有机会在短时间内培育出适合不同场景的番茄。

她希望今后有越来越多的同事、同行加入到科普队伍中来,让普通老百姓看到中国农业的进步,慢慢改变固有的偏见和认知,减少不必要的焦虑和恐惧,进而理解、珍惜农民的劳动成果。

文/李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