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改善农业科技成果转化率低的问题

【keywords start】农业科研成果【keywords end】 目前,浙江省农科院研发的“桑黄工厂化高效人工袋培技术”已在海宁实施。 该技术于7个月前在2017年浙江省春季科技成果招标(拍卖)上拍卖,起拍价为100万元,经过11轮竞价,最终以300万元成交。 这是农业科技成果成功转化的一幕。

农业科技成果转化是科技创新活动的“最后一公里”。 《中国科学报》记者从农业部科技教育司、农业部种子管理局、中国科学院共同主办的2017年我国农业科技成果转化研讨会上获悉农业科学部、农业部科技发展中心、浙江省农业科学院。 科技成果呈现百队争先、万帆竞速的局面。 农业科技成果转化仍需在深化体制改革、搭建支撑平台、培养服务队伍、加强协同创新等方面下功夫。

如何改善农业科技成果转化率低?面临哪些问题

科技成果转化是科技创新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创新成果走向市场的关键环节。 近年来,我国农业技术推广和科技成果转化取得了长足进步,但也面临不少问题。

中国农业科学院党组书记陈梦山表示,科技成果创新性不够、不落地; 科技成果配套较差,“单打独斗”; 缺乏一支高效、专业的转化推广人员队伍,属于农业科研机构的成果转化。 障碍。 知识产权保护需要协调发展; 科技成果转化政策尚未真正落实; 科研机构与农业推广体系相对分离、缺乏有效衔接,是国家科技成果转化政策体系不完善的问题。

很多业内人士都有同样的经历。 近年来,我国新品种选育水平逐年提高,品种数量大幅增加。 但目前可直接转化的成熟成果还很少。 原因之一是很多研究成果并不是针对市场需求,而是科研工作和个人研发兴趣的伴随产物。

“有些成果在论文发表、职称评定后就被束之高阁,被称为‘铁皮柜里的成果’。”与会专家表示。 科技成果转化率低、自主创新能力不足是我国科技创新的痛点。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们是“科研和生产两张皮”的必然结果。

至于农业科研本身,专家举例说,跨国种业的育种技术已全面进入“分子时代”,而我国大部分国家还处于传统育种阶段; 国外的育种模式已经是“工厂化”运作,批量定向培育新品种。 目前,我国仍以“课题组”、“小作坊”生产。

陈梦山指出,长期以来,我国农业科技工作分工不明确,水平低,重复建设过多,科技资源浪费严重。 学科、研究机构、研究小组之间没有合作。 他们独立工作,创新目标不集中、创新。 普遍存在任务不明确、创新团队缺乏协同、创新资源缺乏优化、创新平台缺乏共享、创新力量缺乏协同等现象。

如果农业科技成果缺乏真正的科研创新、市场针对性不明确、商业价值不高,即使进行大量推广和建议,也仍然是“门前稀疏”,无法转化。

浙江省农科院科技推广与产业部部长尤兆通在工作中发现了涉及农业科技转化政策的一些难点。 “科技成果转化政策较多,难以全面收集和了解; 科技成果转化涉及多环节、多主体、多要素。 ,它们之间能否很好地衔接和协调? 如果缺乏协调机制,政策的实施就会遇到障碍。”

针对成果转化面临的问题,中国农业科学院成果转化局副局长王树民建议,加强原始创新,提供可转化的绿色科技成果; 建立多元化投入机制,加强科技成果孵化、评估和评价; 实行知识产权全流程管理。 系统; 搭建转化交易平台,提高转化效率; 开展院地合作,促进科技成果应用; 培育承接科技成果的新型产业主体; 加强对科技成果转化重要性的再认识,建立科技成果转化人才队伍。

农业科技成果转化率过低需探索路径和成果

“猪肺炎支原体克隆减毒株”专利技术已转让给4家企业,转让收入4072万元。 已应用于全国28个省市3500万头生猪,市场占有率超过90%。 “淮麦33”以1033万元转让,创造了全国小麦单一品种最高转让价格。 这是江苏省农科院科技成果转化的两个案例。

江苏省农科院副院长沈建新介绍,只有突破核心技术、形成高价值专利,才能提高科技创新质量和市场转化效率。 高价值专利的创造和培育从技术创新和成果的源头设计入手,探索将知识产权管理融入整个科技创新过程的知识产权全链条管理服务新模式,包括科技项目的立项、实施和成果推广。 2016年,研究所知识产权收入1.5亿元。

此外,江苏农科院还创新科技企业合作模式,如探索企业定制需求、联合成立产业研究院,促进科技成果与市场需求无缝对接; 围绕“三个方面”,打造核心技术成果品牌效应。

中国农业科学院作为农业科技国家队,在科技成果转化方面进行了全面探索。 王树民介绍,成果转化的主要内容是科技推广,如示范推广、绿色生产增效模式研究、脱贫攻坚、援疆援藏等; 产业发展,如院办企业管理、国有资产管理公司筹建等; 知识产权,如知识财产权管理和培训、三个中心的建设和运营; 基地管理,如研究所二级基地的统筹协调和管理、试验示范等。

其中,中国农业科学院聚集了院内20个研究所的300余名科技人员和院外210个单位的2500余人,将科研与推广应用紧密结合,推动了12项研究与推广。各行业绿色生产与增效技术集成模式示范工作。

绿色增产技术集成模式研究示范,集成了170余项先进适用技术,建成了37套可实施、可复制、可推广的综合技术生产模式。 部分技术模型已被农业部和有关地方政府作为主要技术采用。 推广,有的甚至被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作为范例在发展中国家推广。

在创新成果转化方式上,中国农科院启动了全国农业科技成果转移服务中心和国家种业科技成果产权交易中心,与农科院科技整合资源打造集农业科技成果展示、推广、交易为一体的转移中心。 集农业科技与服务于一体,促进中国农科院及国家农业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综合服务平台。

王树民表示,中国农科院科技成果转化已取得阶段性成果,数量和质量逐年提高。 党的十八大以来,累计申请专利8453件。 2012年,研究所科技成果转化收入达到2.82亿元,2016年达到4.79亿元。

在更广阔的平台上

在尤兆同看来,系统化理顺科技成果转化障碍,必须从源头上解决成果不足的问题,从动力角度解决机制不畅的问题,从动力角度解决成果转化不畅的问题。平台渠道。 其中,平台建设是成果转化的地方。

截至目前,浙江农科院在中国(浙江)网上技术交易市场已完成科技成果招标项目13个,总成交额1591万元,溢价率68%。 今年,浙江省农科院“路演+拍卖”转型模式被农业部列为全国种业产权改革经典案例之一。

在更广阔的平台上——全国农业科技成果转移服务中心和国家种业科技成果产权交易中心(以下简称中心),共有专利、品种权等各类科技成果8151项。征集了938家科研企业的技术成果。 机构及其他机构。 在2017年中国农业科技成果转化研讨会上,中心主任冯艳秋共发布了41家科研机构的1072项农业科技成果。

南方稻区推广面积最大的常规水稻品种“中嘉早17号”由中国水稻研究所培育。 此次转让交易是通过中心网上展示竞价、线下洽谈完成的。 受让方为6家种子公司。 方式为底价+佣金。 目前,研究所已实现收入超过1000万元。 该成果也是国家种子产权交易中心成立后首批通过中央平台转让的水稻新品种之一。

“农业科技成果转化除了原有科技成果的产权转让交易外,还涉及受让企业形成农业投入品、生产资料后向生产者推销,以及对农业科技成果的宣传和推广。形成优质农产品和食品后的消费者。 引导,只有这样,农业科技成果才能在产业链上彻底转化。”冯艳秋说。

为此,中心不断拓宽科技成果转化理念的内涵和外延,拟对原创成果、高新技术农业投入品、优质农产品和食品进行分类推广。 一方面,通过科技创新推动产品的发展和进步; 另一方面,还通过转化产品的推广和消费的刺激,提高科研机构创新的动力和活力,提高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增强影响力和综合竞争力,使成果转化形成各环节紧密联系、相互促进的良性循环。

此外,在全国农业科技创新联盟框架下,正在筹建全国农业科技成果转化联盟。 除科​​研机构和企业外,联盟还将邀请金融、法律、新闻媒体等机构、第三方技术转移组织等能为农业科技成果转化提供支持服务的单位加入。

陈梦山表示,正在筹建全国农业科技成果转化联盟,通过机制创新,更加紧密地团结全国农业科技成果推广体系,满足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农业科技发展的需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科技成果。 需要更高效率的转换。

注:文中所有图片均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删除!